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系统带我去验尸现场》系统带我去升级 小攻 系统带我去验尸现场下克上

更新时间:2020-06-24 06:04:57

《系统带我去验尸现场》系统带我去升级 小攻 系统带我去验尸现场下克上 连载中

《系统带我去验尸现场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大河之舞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宋念,王里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大河之舞原创小说《系统带我去验尸现场》,主角是宋念,王里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王叔,我……我一个女流之辈……做了这仵作的活儿,将来只怕是怕被夫家嫌弃……” 宋念吞吞吐吐说道。 我一个女人家怎么能验尸呢?多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王叔,我……我一个女流之辈……做了这仵作的活儿,将来只怕是怕被夫家嫌弃……”

宋念吞吞吐吐说道。

我一个女人家怎么能验尸呢?多丢人啊。

得!

加!

钱!

王里正冷漠的看了刘老爷子和徐村长一眼:“宋侄女说的也是实情,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,今天要不是看在我这张老脸的面子上,如何肯为你们做仵作的活儿?”

徐村长立刻听出了弦外之音,马上说道:“只要宋姑娘肯出手验尸,还我桃花村一个清白,我们桃花村愿意奉上铜钱五贯。”桃花村也不富裕,此时拿出这五贯铜钱来,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二十亩水浇地。

这时代铜钱购买力很高,和人民币基本等值,五贯约等于后世人民币五千了。

刘老爷子却冷笑一声,拿出一锭雪花银托在手上:“如果宋侄女真的能验明死因,我们刘家庄甘愿奉上纹银五两。”

宋念吓了一跳。五两白银,已经可以在广丘县城典下一个两进的院子,折算成人民币,怕不是得四五十万?

刘老爷子晃了晃手里的银子,忽然手一翻,收起这锭银子,冷漠说道:“但要是胡言乱语,那就不要怪我们不给宋仵作面子。”

王里正皱了皱眉头:“刘老,宋侄女是我请来的,你要是不信她,大可以和我讲。”

刘老爷子捋着胡子,淡淡说道:“王里正,一个女娃,空口白牙的,叫我怎么信?”

宋念淡淡说道:“我的话也许不可信,但刘屠夫说的话,你们肯定可以信。”

她其实心里早就笑了。系统既然让她领取了这个任务,这双方是肯定谈不拢的,必须她出手才行。

刚才这一番“表演”,对宋念来说,也不过是游戏里的“过场动画”。

她最后假装不愿验尸,也只是掩盖下“系统”的存在罢了。不然她一个女流之辈,天天热衷于验尸,肯定要引起别人注意和怀疑。

在这个封建愚昧的世界里,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烧死。

只有“贪财”才说的过去,这个时代的人深信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至于嫁人?呵呵,是游戏不好玩,还是cp不好看?……哦,没有游戏和cp?那也是一个人爽歪歪啊。

在这个没有“妇女能顶半边天”的男尊女卑的时代,她得多脑残,才会想着嫁人,想着给自己找个主子?

“听听刘屠夫的意见?一个死人怎么说话!”刘老爷子冷笑。

宋念笑了笑,淡淡说道:“死人当然会说话。”

她走下马车,当着所有人的面,走到刘屠夫身边。

刘老爷子也紧跟过来,冷哼道:“我看你怎么让死人说话!”

宋念也不理他,蹲下身子,扒开刘屠夫的嘴,闻了闻:“死前大量饮酒,酒味凝聚不散。”

她又解开尸体上衣,上面又数道红痕:“这是棍棒所伤,但只有红痕,未见肿起,显见棍棒用力不大,衣裳有轻微划痕,身体表面相应有血痕,应为荆棘所为,伤口结痂,显见死者此时尚未死亡……”

“左足红肿,右腿小腿有骨折痕迹,并有剧烈红肿现象,显然死前从高处落下,死后骨折则不会红肿”

“后脑的伤痕非是棍棒所伤,棍棒乃是木头,敲击之后乃是一片红肿和少量流血。后脑伤痕边缘整齐,血肉糜烂,乃极为坚固之物撞击所致,再结合生前从高处坠落一事,应该为河滩的鹅卵石等物……”

“荷包系绳散开,有断裂痕迹,刘屠夫随身携带的散碎银两,应该也留在那一处。”

随着宋念娓娓道来,一幕清晰的景象仿佛显现在众人眼前。

刘屠夫调戏桃花村女眷,被村人用棍棒撵走,慌乱中钻入荆棘丛中逃走,身上的伤疤渐渐结痂,他慌不择路,从桃花溪两岸的悬崖坠落,摔断了腿,磕破后脑,随身携带的碎银洒落一地,自己一头扑倒在溪水中,尸身慢慢漂浮下来,被桃花村的浅滩拦住……

宋念并没有注意到,自己的系统面板上,【望闻问切】这四个字,正在微微闪动。

“所以,”宋念一指旁边的桃花溪:“沿溪水溯流而上,应该就能找到刘屠夫坠崖之地。”

“刘屠夫,死于坠崖导致的外伤!”

全场鸦雀无声。

虽然这些村民听的不是很明白,但总感觉“好厉害”的样子。

宋念淡淡一笑。其实她哪里懂验尸,这些不过都是前世学的医学知识罢了,拿来糊弄一下这些古人,还不是轻轻松?

王里正立刻安排两村各自派出十个青壮,去上游查看。

……

远处的山顶上,数个黑衣黑甲的人,指着桃花溪说道:“大人,就在这个地方。”

为首的黑衣人沙哑着嗓子:“地图!”

手下立刻摊开地图。

黑衣人在地图上比划了起来:“石门,铜锣,扶林,望狐……此人还真是能跑。”

“大人,要不要现在就抓捕?”

“不要急,等等再说。”

……

很快,桃花溪上游就有人呼喝起来,用竹筏子抬了块大石头下来。

大石头上,有一个清晰可见的血印子,石头缝里,还散落着几块剪碎的银角子。

这下子连刘老爷子也无话可说,寒着脸放下那五两纹银,转身就走。刘家庄的人也垂头丧气的带着刘屠夫的尸首,跟着走了。

“宋仵作,多谢您了。”徐村长感恩戴德,送上五贯铜钱,但看宋念依旧微笑着看她,一咬牙,又拿出五贯来,宋念这才收下。

她真的不是贪财,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之处!一万块钱而已,不值当!不值当!

“阿念,这次多亏你了。”王里正笑眯眯的说道:“回头我得劝劝你爹,多让你出来练练手。”

“王叔,我要是多出来几次,只怕没人敢娶了。”宋念故意苦笑着。

“多来几次,你的嫁妆只怕能在县城买好几个大宅子了,我看啊,只要你肯招个倒插门,多的是人愿意上门。”

“王叔,你又打趣我。”

两人说笑着,便上了车,王里正驾车往县城走去,送宋念回家。

车窗外,传来小孩的清脆的童谣声。

桃花树旁桃花溪,桃花溪中洗浣衣。

桃花树下桃花酒,桃花溪中新死人。

“这些小孩子,也不知道跟谁学的,什么都敢唱。”王里正摇头苦笑。

宋念耳边则响起叮的一声。

叮!

离开验尸现场,验尸结束。

下面进行本次验尸小结,系统计算中,请稍候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