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医女惊华:夫君快接嫁》农家医女夫君太傲娇 激H 医女惊华:夫君快接嫁最新章节

更新时间:2020-06-17 06:03:25

《医女惊华:夫君快接嫁》农家医女夫君太傲娇 激H 医女惊华:夫君快接嫁最新章节 已完结

《医女惊华:夫君快接嫁》

来源: 作者:贝贝 分类:宫斗 主角:花清姿,清姿

火爆新书《医女惊华:夫君快接嫁》是贝贝所创作的一本宫斗风格的小说,主角花清姿,清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12章:狂妄自大的男人! 滕景澜顿时被她口出惊人吓得的呆住了。 花清姿趁机一抬腿…… 由于两人距离太近,花清姿动作神速,可怜的太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12章:狂妄自大的男人!

滕景澜顿时被她口出惊人吓得的呆住了。

花清姿趁机一抬腿……

由于两人距离太近,花清姿动作神速,可怜的太子殿下顿时痛的一张俊脸异常扭曲。

“该死……臭丫头!你给本……少爷等着!”

滕景澜懊恼的丢下一句话,嗖的离开了花清姿的房间。

一转眼就是五天过去了。

这天,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,阳光暖洋洋的。

花清姿正在院子里摆弄她的草药。昨晚她连夜画了好几张草药图,今天一早就把夏凉打发到后山去了,一直到将近中午夏凉才回来,采了不少新鲜的草药。

“院门关好了么?”

“关好了,小姐。”夏凉擦了擦手,也走过去帮花清姿分类,怎么说这些草药都是她采回来的,虽然她给草药分类的速度慢的了一些,但总归是一个劳动力。

“小姐,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关上院门的啊。你看我们被禁足的这些天,院子里可清净了,没有一个人来过。”

恐怕是老爷夫人不允许旁人探望,又或许是大家都觉得小姐是被将军府抛弃的,没必要来探望。连平常爱欺负小姐的大小姐和二小姐都不来了。

不来才好!院子里不吵不闹,还没有人欺负小姐,多好啊!

“喂,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

夏凉正美滋滋的想着,突然插进的一道男声,差点没把她吓死!

她东瞅瞅,西看看,终于在院墙上面看到了一个半蹲着的玄黑色锦袍的男人!

嗬!

魏王世子!

那个一脚把她家小姐踹进湖里的纨绔世子!

夏凉吓得目瞪口呆,看了看自家小姐,又看了看魏王世子。为什么世子会出现在这里?刚才还问伤好了没?

伤?问的是小姐的伤吗?这这这……小姐跟魏王世子很熟吗?

花清姿皱眉看着魏阳渊,想了一会儿,便记起了那个一脚把她踹死的男人。她是该恨他呢?还是该谢谢他呢?

要不是这个男人,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,之前的花清姿更不会死!最可恶的是,那什么劳什子太后居然把她指给了这个可恶的男人做妾!

妾啊……

她呸呸呸,要她做妾,不如杀了她!

花清姿眯起眼睛,不善的看着魏阳渊:“你来干什么?我这破院子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!”

院墙上的男人一顿,下一秒,他从墙上跳下来,手一抬,扔了什么东西过来。

花清姿手一抬,下意识的接住。

魏阳渊咧嘴一笑,表情非常欠扁:“哦,我是来看你死了没有的。”

花清姿还没答话,夏凉哆嗦的说开了:“世……世子……你太过分了!我家……我家小姐差点……差点被你一脚踹死,好不容易没死,你你你……你还咒她死……”

夏凉是个胆儿小的,说话声音越说越小,到最后都不敢看着魏阳渊的脸说话了。

魏阳渊双手一摊,异常不屑地说到:“不过就是踢了你一脚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太后她老人家还说了我一顿,叫我给你道歉,毕竟你是要做我小妾的女人嘛。女人不就是用来疼的嘛。想叫我道歉,你想都不用想,不过我来给你送药了,你手上那瓶,可是宫中御用的上好的金创药啊,感激我吧。”

这种无所谓的态度,以及欠扁的语气,让花清姿看的冷笑连连。

果真是狂妄自大无节Cao的纨绔世子!

害死了一条生命,就是这样的轻描淡写!

之前的花清姿的确是死了!还不知道死哪儿去了!要不然怎么会有她的存在?即便魏阳渊并不知道花清姿被他一脚踹死了,但是花清姿死在他手里是不争的事实!

那个男人没心没肺会在面对女人的时候下那么重的手啊!

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,她都认为对女人动手的男人他就不能算个人!

那就是个畜生!

花清姿捏了捏手中的瓷瓶,直接往他脸上甩去!

“拿走你的药!我可不稀罕。”

药瓶嗖嗖的往魏阳渊脸上飞去,魏阳渊眼神一凛,猝不及防,接的有些狼狈。

魏阳渊也是个脾气不好的,花清姿那一甩手,差点就把瓷瓶咋他脸上了!

脸色瞬间黑了下来,异常轻蔑的看了看花清姿和夏凉正在捡的药材:“什么破东西?不要我的金创药,难不成你这丑女人还想靠那几根破草疗伤?堂堂将军府连看病的钱都没有还需要堂堂四小姐去采药?哦,差点忘了,你是庶出的,跟嫡出的小姐是没法比的。”

花清姿秀美的小脸仿佛结了一层冰霜:“多管闲事的丑男人,我是庶出嫡出,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啊,你的背景那么高大上,身份如此高贵,你应该娶个嫡女做妾才对,我求求你休了我好吗!”

丑男人!魏阳渊脸色一僵,眼眸中冷光一闪而过。他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有人用这三个字来形容过他!

虽然花清姿说的话中有些词语他听不懂,不过光听这个女人的语气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了。

冷下脸,魏阳渊冷笑:“休了你?你以为小爷不敢?敬酒不吃吃罚酒,给你这瓶上好的金创好,小爷还觉得亏死了!你不要正好!哦对了,你那脸上的伤啊,最好一辈子都好不了,留个丑兮兮的疤最好!小爷最讨厌毁容的女人了!丑八怪!到时候,小爷休了你,你可别寻死觅活的缠着小爷!”

留下一连串恶毒的话语,魏阳渊转身就走!

花清姿丝毫没有被他吓到,不紧不慢的补了一刀:“慢走不送,下次不请自来我会告你强闯民宅!”

魏阳渊脚步未停,轻轻一跃,就消失在了小院里。

花清姿气呼呼的一拍桌子,真是可恶的男人!

“夏凉,这丑男说话总是这么欠抽吗?”

丑男……只有小姐这么彪悍敢这样称呼魏王世子……

“是的,听说魏王世子的脾气一直很坏。”但是她从来没见过世子说这么多话,大概是因为她见过魏王世子的次数并不多吧。

哼,可惜这里没有玻璃!否则她非得在围墙上插上一排排的碎玻璃!让他下次还敢蹲她院墙!插不死他!

那边,“魏阳渊”和等候在不远处的影一会了面。

“主子……”

滕景澜撕下人皮面具,冷冷的睨他一眼,一句话不说,转头就走。

影一被他看得打了个惊,不敢多说话,只得乖乖的跟在滕景澜身后。

一直入了太子府,进了书房,滕景澜都没有再开口。

一进书房,影一便自觉地跪了下去。

“都听到了?”

“是的,主子。”

滕景澜冷哼一声,漠然道:“那里告诉我,谁有可能是那天晚上出现在后山的神秘人?”

影一的脑袋垂的更低了:“将军府的四小姐……花清姿,很有可能……”

“不可能啊!将军府的花四小姐是出了名的软弱胆小,文不成武不就,怎么可能是身形敏捷的神秘人呢!”

影一满脑袋都是黑线,他真不知道那花四小姐怎么出了这么大的幺蛾子:“主子……”

“她不会武功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她们都不懂草药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柔柔弱弱的花四小姐差点用药瓶砸到我的脸,不懂草药……我看到的那些是用来喂猪的吗?”

影一嘴角抽了抽,认错态度良好:“主子,是属下疏忽,请主子恕罪。”

滕景澜不说话,影一也不敢说话。这次的事,是他做的不够好。

许久,滕景澜道:“影卫的情报机构如今就是这样做事情的吗。”

影一的脑袋更低了。

“以前,以前,以前。我让你们调查一个人,你们认真观察过她的近况吗?以前的经历,以前的Xing格,那都是辅助,能代表现在,能代表未来吗?为什么我看到的花清姿,跟你说给我听的,差距那么大?”

“主子息怒。”

花四小姐那就是一个奇葩,哪有人前后差别这么大的。影一腹诽。

“还不去整改情报机构!所有机构全部整改!”

“遵命!”

入冬了,天气渐渐变冷,人们的衣物也越穿越多。

将军府某个偏院的角落里,立着一个素色衣衫纤瘦背影的的长发女子。

她不知道在屋外站了多久,她仿佛和她身边那棵没有了叶子的光秃秃的树一样已经站了许久了。

这时候,夏凉从屋子里出来,手中拿着一件淡青色的大氅,脸上还有些许懊恼的神色。

她径直朝着花清姿走去,边走边道:“小姐!你怎么又在外面发呆!我才拿件衣服的功夫,回头就不见你人了!”

见花清姿没有说话,夏凉走过去拍掉她肩头的落雪,将手中的氅子给她披上,叮嘱道:“天这么冷,小姐你的伤才刚好,总是穿这么单薄会生病的!每次提醒你都不听,是非要把自己的身体整垮才好吗!府里可没有人会心疼小姐……是,小姐你是厉害,你会自己治病,你懂草药,但是非要这样折腾自己的身体你才开心吗!”

夏凉开启了喋喋不休模式,花清姿任由她摆弄,只是垂下眼睑掩去了眸子中的神色。

夏凉撑开纸伞,牵着花清姿的手,往院子外走去。

“我们可得走快点,要是去的迟了,大夫人又得在老爷和老夫人面前挤兑你了。虽然大夫人话说的冠冕堂皇,可我听起来就是不怎么舒服。小姐你可不能再让大夫人拿捏到错处了……”

花清姿看着身边的人小心翼翼的牵着她走路,嘴巴里还念叨个不停,心里有些温热。

虽然这是个陌生的世界,虽然周围都是陌生的人,但是周围还有个真正关心她的,也是很不错的。

被夏凉领着大约走了一炷香的功夫,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。

尽管花清姿也是将军府里名正言顺的小姐,但是就算有下人看见她,也不过一眼扫过,连基本的行礼都没有。

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被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