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拂衣司》司衣司 女体化 拂衣司耽美狼

更新时间:2020-03-26 12:04:52

《拂衣司》司衣司 女体化 拂衣司耽美狼 连载中

《拂衣司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江雨笙 分类:婚恋 主角:阿纯,苏府

经典小说《拂衣司》由江雨笙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阿纯,苏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第二天,监牢里进来一个仆人打扮的小男孩,差不多和阿纯的兄长一般大,阿纯认出来他就是每天给他们送饭的阿照。 阿照小心翼翼的进来,二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二天,监牢里进来一个仆人打扮的小男孩,差不多和阿纯的兄长一般大,阿纯认出来他就是每天给他们送饭的阿照。

阿照小心翼翼的进来,二话不说塞给阿纯一把匕首,便匆匆的离开了。

没过多久就进来一群人将阿纯带了出去,送到一个木栅栏门前面。阿纯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只能紧紧的抓住刚刚藏起来的匕首,听着外界传来的欢呼声和躁动声,浑身抖得跟个筛子似的。

别怕,兄长会一直保护阿纯!

这一次,兄长再也保护不了阿纯了,因为连兄长也放弃了阿纯。

木栅门打开,一道明亮的光刺痛了阿纯的双眼。阿纯被人推进了斗兽场内,周围观看的那些达官显贵看见阿纯一出来,都知道了这场的结局,纷纷都压阿纯死。

唯独苏县令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竹的样子,在阿纯的名字上放了一百两银子。

对面的木栅门拉开,是一个比阿纯高一个脑袋的小乞丐,阿纯记得他,当初自己在集市上无家可归,饿的饥肠辘辘,好不容易有个阿婆给自己一个馒头,还没等自己吃上一口,眼前的小乞丐就带着在自己的小弟将阿纯围住,将她手里唯一的馒头给抢走。

没想到,他也没带到了这里。

苏县令坐在高台上,笑看着斗兽场里的闹剧。阿纯不知道怎么办,那小乞丐像是疯了一样像她扑过来,徒手和阿纯搏斗,但每一次都是朝着致命的地方。

台上的人看着阿纯被打的无处可逃,仿佛对这场你追我赶的狼兔游戏津津有味。每一次阿纯被小乞丐打倒在地,台上的人群里就会发出喝彩声,还有的人会向斗兽场里扔铜钱。

小乞丐将自己脚下的铜钱一枚一枚的捡起来,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阿纯感觉这场战斗应该可以结束了。

走到阿纯的身边,蹲在阿纯的身前,双手掐着阿纯的脖子慢慢收紧。

感觉到窒息的阿纯听着耳边的欢呼声,嘴角上扬冷冷的笑了起来。小乞丐被现在的阿纯莫名其妙的大笑吓得楞了一下,瞅准机会的阿纯将藏在身上的匕首拿出来,毫不犹豫的插在了小乞丐的脖子上。

小乞丐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下笑的像个失智疯子一样的阿纯,脖子上不断喷涌而出的温热洒在斗兽场内。小乞丐捂着脖子上的伤口,后退两步便直直的向后倒去。

看着眼前这一幕的众人都是惊讶,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居然杀了比自己高一个脑袋的男孩!

他们全输了!

苏县令满意的看着斗兽场里的结局,这小女孩果然不负自己的期望。

刚刚给阿纯匕首的阿照点头哈腰的走到苏县令的身边,接过苏县令给自己的一两银子,心满意足的退了下去。

结束了第一天的厮杀,阿纯被带回了监

牢里。同样在监牢的众人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必死的阿纯居然活着回来,心里就将满脸鲜血,年纪小小的阿纯视为怪物。

阿纯又被带了出来,这次手里没了匕首,因为昨天苏县令就偷偷的将阿纯手里的匕首给收了。

所以今天阿纯不可能再有昨天的幸运,可那些有钱没智商的达官显贵不一定知道啊,自从昨天看到阿纯的反杀之后,众人都以为这小姑娘有什么过人之处,今日纷纷都将银子压在了阿纯的身上。

结果可想而知,阿纯被这一次的对手打倒在地的时候,众人都期盼着她像上次一样来个反杀,可是他们似乎对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期望的太高。

躺在地上没了生气的阿纯被来收拾残局的仆人抬了出去,阿照也在这群人里。所以当他将阿纯抬起来,却被一双鲜血染得漆黑的手抓住的时候也惊了一下,可很快就将阿纯的手按下轻轻的拍了三下,示意她不要在动。

被扔在乱葬岗的阿纯凭着自己的最后一丝气力从尸体堆里爬了出来,走到一间破庙里,支撑不住就倒了下去。

迷迷糊糊之际看见一个黑衣人,在替自己治伤。

“记住,从今天起,你只为自己活。”

这是阿纯在昏迷之前听见黑衣人对自己说的话。

再醒来时自己已经昏了一天,从苏府染上的血迹已经不见了,连身上的伤也好了很多,阿纯记得是哪个黑衣人帮了自己,可是她不记得黑衣人的长相,只记得他的声音很老成,就像平时爹爹骂她的声音一样。

他是谁?他为什么要救他?

带着这样的疑问,阿纯在破庙里等到了自己的兄长,可是阿纯的心里已经变得毫无波澜,所以在兄长将自己带回去,进入苏府当长工的时候,阿纯并没有阻拦,也没将自己在外面经历的那些事告诉他们。

每一次阿纯来到苏府的后门都是小心翼翼,唯恐被苏县令,林管家或者是时好时坏的阿照发现自己的存在。之后的几年,阿纯都会将自己装的和以前的阿纯一样。可是他们不知道阿纯早就不是以前的阿纯,因为阿纯有了一个很疼自己的师父。

白天,阿纯就去找师父学习武功,到了傍晚就去苏府后门的枣树上看着苏府里发生的一切,也看着自己的兄长被林管家和阿照带到苏府的暗道里。阿纯没有阻止,因为兄长进入苏府本就是她安排的,她受的一切都是因为兄长,所以她要让兄长也感受到自己受的那些罪。

而且兄长不是说要保护她的吗,可是都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怎么保护她。

阿纯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兄长一天天的消瘦苍白,可是她还是装作一无所知。

当那日看见兄长被人从苏府后门抬出来的时候,她原本就打算走,可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阿照以为她是想冲出去,拦住了她的去路。阿纯不知道身后的人到底是好还是坏,要说好,可当初和现在都是他将自己和兄长带到斗兽场。要说坏,可那日自己奄奄一息,他大可以当初就将自己告发,还有现在拦着自己又算怎么回事。

要是放在之前四五岁的阿纯身上,阿纯肯定会不知道怎么办。可现在的阿纯已经变了,不再像以前那么天真。

等人走远,阿纯脸上带着鲜血从躲藏的地方出来,毫不留情的离开了苏府后门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