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》长春市哪卖棺材好 免费阅读 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女体化

更新时间:2020-02-27 06:04:38

《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》长春市哪卖棺材好 免费阅读  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女体化 连载中

《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展997 分类:玄幻言情 主角:青依,秋慕客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展997原创小说《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》,主角是青依,秋慕客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他今日着了一袭白衫,更映衬得面容的俊美无双,步子不紧不慢,走过处,往来人皆俯身称一句:千长座。 氤氲的水汽飘荡在池水上,廊腰缦回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他今日着了一袭白衫,更映衬得面容的俊美无双,步子不紧不慢,走过处,往来人皆俯身称一句:千长座。

氤氲的水汽飘荡在池水上,廊腰缦回,半绕着水池探出个亭台水榭,往日里止月常与秋慕客在这处下棋聊天,今日却只看到秋慕客一人独自靠坐在亭中捧着书卷入神。

千少陌走到近处,好奇道:“怎不见止月?”

秋慕客从书中抬起头来,才看到是他,“铸剑去了,近来魔徒纷扰,他原话可说了要铸出一柄旷世好剑来震慑那些惹人厌烦的魔徒混混,”他起了身,懒散地抻了抻胳膊,又一声嘲笑,“等这剑铸好了,他又该为着给剑取名字烦恼了。”

就非要取个好听的名字,词严义正地说什么没有一个好名字的剑就不是一把好剑。

千少陌不由得笑出了声,“我记得之前他不是给巽熙宫的大长徒云息铸了一柄剑,叫什么……歇云剑?怎么?莫不是终于被那娇柔貌美的小姑娘打动了?”

“哪里啊,”秋慕客无奈道,“他一定要说这个名字好听,还颇有寓意,说人家姑娘一定读得出来,收了剑听了名字之后就不会再纠缠他。”他摇摇头,随手将书本放在了石桌上,“能有什么寓意?到现在了还不是让云息对他痴痴念想着?难为我当初怎么劝他别起这个名字都不听。”

歇云剑的寓意?千少陌仔细想也想不到到底是个什么寓意,能让云息收了心思。

“止月对名字好像就有种执念一样,这么多年了,都不让我们连名带姓地念他的名字,非要说太俗气,不好听。”

听着秋慕客摇头抱怨着止月,千少陌哑然失笑,“难得见你对谁这般抱怨,可见你们关系还真是不一般。”

秋慕客才恍然发觉自己说了太多,略尴尬地扯了扯嘴角,转而问道:“你来此找我们是有何事?”

水池里一声激荡,是有鱼跃出了水面。

千少陌撩着衣袍坐到石凳上,“大长座去了梨县,明日我也要去曲州了,语一山只留你、止月和绍皖三人,绍长座行事你也知晓,大长座觉着不可靠,特意来让我叮嘱你二人一声。”

绍皖行事……

秋慕客不自禁勾起唇角笑了笑,“我会与止月说明的,此行要辛苦你了。”

……

曲州亭江,游船夜宴,世人皆知醉仙坊的花娘青依爱极了听曲子,各家的世公子争相买尽城中琴瑟,夜夜歌声不断,却只为搏美人一笑。

别人家的花娘弹曲子给恩客听,这位花娘,却要恩客弹曲子给她听。

若弹得不好,连面都不能瞧上一眼。

一副玉指青葱取下发间的花簪轻放到了小匣中,忽然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。

“姑娘,谢公子说想弹一曲琴来让姑娘品鉴。”

她打了个哈欠,掀眼皮看了眼窗外的春江澜滟,声音有些懒散,“今儿个不想听了,让谢公子回了吧。”

门外应了声是,青依慢慢起了身,正准备脱衣就寝,却被身后风吹得一个激灵。

夜里的江风,还是凉了些。

她正欲去关了窗子,突然间,却有一个人影窜了进来,不等她出声,那人就连忙堵住了她的嘴。

千少陌向来不是这么无理的人。

他追千面魔到了此处,亭江上各数的游船画舫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丝踪迹跟着进了这间船上,却没想到误闯了姑娘的闺房。

“姑娘,在下情非得已,实属冒犯,在下给姑娘赔不是了,还请姑娘千万不要声张。”

眼前人白衣韶华,俊美非凡,青依看他许久,点了点头。

见她应允,千少陌松开了手,在这游船上打量了起来,未曾出声询问什么,就听那姑娘说道:“公子竟如此无礼,知道冒犯,还不快走?”

千少陌闻声回身看去,入眼处,她一身红装,明艳动人,只是眉目里有些愠怒之色,他俯身施礼道:“在下唐突,不知可否在姑娘这里多待上些时刻?”

那魔头狡诈得很,却没有办法在一时间内改变面容多次,想必现在还留在这游船上假扮着某个人。但自己却要隐藏行踪,免得打草惊蛇。

青依上下打量他一番,勾着唇轻笑,“想在我这里多待上些时刻?好哇,不过奴家可从不轻易留客,世人都知道青依的规矩,只要公子能弹一曲令奴家满意的琴曲,想待多久都可以。”

千少陌轻皱了皱眉头,“姑娘,在下还有要事在身,还请不要戏弄在下。”

说罢,他抬步就出门,青依连忙挡在了他身前,“分明是公子冒犯在先,怎么又成了奴家戏弄您了?奴家不过是想听首曲子,公子何必吝啬。”

见他充耳不闻,青依有些气恼,“你若是不弹,我、我这就叫人了!”说着,她张口就要喊起来。

千少陌连忙止住了她的声音,投降道:“好好好,姑娘莫要声张,在下弹便是。”

看他满面无奈,青依眉眼带着笑,“房中有琴,奴家给公子取来,”轻纱幔帐,她抱着琴缓步走来,弯着眉眼,“春江夜宴,有贵客至此,不知奴家可有幸能听得一曲《庭江宴》?”

千少陌自认从未曾怕过什么,今日却被她这般的无理取闹打败了,掀起衣袍认命地在琴案后坐了下来。

江水滟滟,照应着一方画舫游船,亭江上灯火通明,四处歌声连连。

忽然一曲《庭江宴》自那小船里传来,犹如天籁,传遍亭江两岸。

众人不禁停下了手边的事,醉心于此曲,恍然间,仿若连水波都不再流动。

青依靠在窗边听得痴了,抬着眼眸向那里看去,灯影下,那人绝世无双。

……

“姑娘,昨日夜里可是姑娘弹的琴?”

婢子给她梳着头发,夸赞道:“姑娘琴技可真好,其他那些花娘之前还说姑娘不会弹琴奏曲却偏要附庸风雅,昨夜可是好好的给她们露上一手。”

青依取来她手中的梳篦,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,别再拍这些马屁了。”

婢子应了声是,心里却暗骂着,她不过也是伺候人的,做什么装一副高贵的样子。

门扉被合上了,青依瞧了瞧,细声喊着公子,屏风后,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,青依掩着笑,“这一夜,公子可找着想找的东西了?”

千少陌无奈摇摇头,猜想大约是魔头跑去了别去,要再去他处看看,便施礼道:“叨扰姑娘许久,在下心有难安,先行告退。”

“且等等!”青依连忙唤住了他,“奴家还不知公子名姓呢。”

面前的姑娘笑语盈盈,掩着帕子露出一双眼眸在外面看着自己,眸光如江水的清波,千少陌轻抿下唇,如实答道:“在下姓千,名少陌。”

“你要找什么?也不告知与我,”青依嗔怪道,“这船是我的船,你有东西落在这里了,我帮你找起来,不是也方便么?”

“在下要找的,恐怕并非姑娘所能帮忙。”

青依哼一声,想再说些什么,抬眼间,人却已不见了踪影。

她抿了抿唇,看向纱幔后的七弦琴。

……

是夜里仍旧热闹非凡,但这一夜醉仙坊的青依姑娘谢绝了所有门客,令慕名而来的公子们无不叹息而归。

她跪坐在琴身后,摸索着上面的七根弦。

房门处传来响动,思绪被打断了,青依有些恼怒,张口欲训斥进来的人,忽而又想到了什么,声音里带了些欣喜,“可是千公子回来了?”

许久,不见外面有人作答。

青依心下奇怪,踩着步子走去瞧瞧。

玉手轻轻掀起纱幔,看到那人时,未及出声呼喊,胸口一痛,便栽倒在地。

烛光闪动,她看着那“人”一步步地接近自己,却怎样都发不出声音。意识渐渐模糊,恍惚间,闯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……

青依在床上悠悠醒转过来,偏头看去,白衣韶华。

“姑娘可好些了?”

满眼间,都是那人焦急的神色,她忽然一声笑,声音发虚,“这就是公子落下的‘东西’么?可真是让奴家受了好些苦。”

那姑娘面色苍白,不见了昨日里的活泼灵动,千少陌抿唇低下了头,“抱歉……”

“公子若真是觉得抱歉,不若教奴家来弹《庭江宴》罢?”青依撑着身子坐了起来,千少陌想伸手去扶,却犹豫着没有碰触她,她靠在软垫上,看着千少陌一脸愧怍,狡黠一笑,“教会奴家《庭江宴》之前,奴家可都不原谅你。”

她温声细语,却说着满是狡猾的话,只是脸上又见了那明媚活泼的色彩,千少陌沉默良久,终是应了声好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